凡走過必留下象跡......


 

 

北大武舊筏灣C型環線

 

日期:2007/11/03    

領隊:Lu Ser

參與人員:書呆子、 石頭、西部、

               Mark、 海象、小蔣、輝哥、

                   阿誠、 李建中旺旺

               ,計13。               

書呆子/

HiHi,
飯糰妞說要搶頭香的, 但我看她回程時在馬克車上瞬間昏睡過去, 我就知道又是我拿頭香了. 哀, 事情未免順遂得讓我覺得失去了那麼一滴滴的樂趣.

記不得有多久沒出勤活動了, 出發前一天竟讓我輾轉反側, 不得成眠, 便已心生畏懼; 加上老象們在站上極盡危言聳聽之能事, 讓我由懷疑而生恐懼, 再由恐懼而生焦慮, 要不是林旺兄興高采烈的隨之參加, 我還真的想抽腿落跑.

還好沒落跑. 行程雖然辛苦, 但就像其他象友說的, 真是頗經典的象味路線. 感觸很多, 但又怕影響其他人的自由意志, 所以我只簡單的描繪我印象最深的部分. 記得天氣真涼, 風景真美. 但舊筏灣路段幾乎是車騎人, 而且螞蝗真多, 然而間或斜風飄來細雨, 一來不至於淋濕, 又讓山谷佈滿氤氲的水氣, 透過眼鏡的霧氣看著週遭, 不禁興起浪漫的聯想, 竟分不清真是景物動人, 還是自己心動而凡事皆美呢?

最感謝LuSer細心的安排, 雖然只睡兩個小時, 仍打起精神照料隊員的行動; 感謝輝哥的必魯, 最新的資訊, 馬上在這次行程得到印證; 感謝石頭的橘子, 意外解救了回到西方道堂時氣力放盡的象. 而讓我時時想起的是象群有趣的成員, 讓每一次的行程, 都這麼令人難忘.

 
火鍋/

上次武嶺VOODOO被我騎到變臉 這次換他騎在我身上我感受到他在偷笑加暗爽 換我變臉 回程時沿山公路那段摸黑飆車把最後那一點點也被榨乾這才有象味 也體會到象群一句名言不管有路或沒路 不管人騎車或車騎人 反正.. 騎下去就對ㄌ

西部/

  大武山系年平均降雨量約4000毫米,水氣之豐沛造就了山林植被茂密生長,舊筏灣步道也因此陷入荒煙蔓草間,一路上多處坍塌和接連的倒木,以及濕滑的路面,在前頭鑽入草叢用前輪幫忙撥開比人還高的蔓草,才得以緩慢前進,時而在撥草之際發現腳邊竟是懸崖峭壁,這樣的行程領隊固然有一定的壓力,對講機不時傳來Lu Ser領隊督促進度的聲音(累的人就地休息,不要太久),這樣下來也延緩整個行程,不過在霧雨濛濛的山區裡也頗有詩意。

 

  象群一行多了個飯糰妞,延途嘻笑聲傳遍山谷,倒也消除一行人疲憊的心靈,天完全黑了!群象在延山公路上奔馳,瘋狂般的想將所剩精力完全釋放,真是太爽了!我不喝酒,衝著「劇烈運動後來杯冰啤酒 效果比喝水好」一說,喝了一罐秘魯,那香醇可口的滋味冰釋了全身暑氣(謝謝輝哥提供冰秘魯),也剝了石頭買的橘子補充許多的維生素(那酸甜的滋味還在心頭,總之謝了石頭)。

  今天在步道上我想我是騎得最爽的一個,只要能夠上馬我是一點都不放過,雖然一度掉落懸崖(輝哥幫忙拉我上來),這種路況有一定的風險,雜草下佈滿石塊、窟窿和橫木,但總是抵擋不住我那狂野之心。
回程車上石頭問我,這種行程你還會再來嗎?我一口答應,會的,等完全乾旱之際,蔓草退去後將會是很好的玩樂路線,你說不是嗎?

   隔天一早起床精神特好,坐在吧檯前喝著晨間咖啡,正經的問著老婆,我是不是病了?我現在全身筋肉痠痛,但內心確有著無比的滿足感,老婆未加思索,一口斷定:對!你病了!病得還不輕,天啊∼醫師們,赤腳啊、容衣,快看看我啊,我是不是真的有病啊。

 
林旺/

真正是腰壽喔,C型就這麼操了,要是環線,ㄚ我就被拖去種了!如果問我part2還要不要來,原則上我ㄧ定到,除非那天有事(目前已確定有事,不管part2是哪一天),最後感謝所有象哥們的照料,沒有您們,我無法完成此役。謝..........

 

亂象/

咳, 赤腳散盡家財, 只為追求更極致的單車享受, 因此無錢買電腦, 要聽他的診斷, 恐怕得再等一等; 書呆子去了趟大武舊筏灣環線, 正全身痠痛臥病在床, 恐也無法及時提供意見; 至於容衣, 最近為工作之事焦頭爛額, 實在分身乏術. 而我, 哈, 可是常隨赤腳容衣出診, 耳濡目染之下, 常見之病痛, 倒也在掌握之中. 所以閣下之症, 就先由我來解答吧.

依我看, 閣下想必是罹患了"上馬狂熱症". 此病歷史悠久, 以往只在牛仔間盛行, 現代社會馬兒較少, 轉而在騎鐵馬的使用者間流傳. 此病雖無法可治, 卻少有併發症與副作用, 唯一能讓我想起的, 是麻煩的戒斷症狀. 每隔一週期(因人而異), 若沒上個馬發洩一下, 就容易有胯下癢, 兩腿冒汗, 口亁舌燥與心神不寧的戒斷症狀, 據我所知, 大象顏兄似乎就有類似症狀, 不信可以去看看他因無法參加環線, 而在報名處留下的刻骨銘心的痛苦留言; 然而此症確是少有可延年益壽之"病", 輕則利人利己, 可強迫運動, 另一半也一起幸福, 重則狂熱影響四周, 積極助人, 心胸開闊, 熱衷環保, 愛護山林. 說來說去, 其實我也不知道"上馬狂熱症"到底是不是一種"病"了, 分析起來好像比較像是一種癮.

所以, 就和它和平共存, 相輔相成吧! 雖然老婆有時抱怨, 實則內心歡喜, 更甭論它所帶來的無邊無際的效應了.

 

石頭/

好久沒夜騎了 沒想到竟然騎到把宵夜當晚餐吃 不過夜騎的感覺真棒
往舊筏灣的路上 常常在想 什麼時候可以再到小徑的溪澗吃上一碗熱熱的綠豆湯 到了舊筏灣 又希望下次能到那過一晚仰天為幕的野宿 好好的和象群探究到底運動完適合喝什麼酒

part 1 來不及的 就等Part II 了

 

阿誠/

在LuSer、西部等幾位老象的領軍下一群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天真小象"在飽受到蹂躪摧殘後~終於讓我們完成了這前所未有爆筋行程且有機會能夠一睹這北大武的美,讚嘆這造物主的鬼斧神工。
打從扛車要下第一個懸崖落差時,其實心理面早就已經有點後悔,腦海裡不時浮現出家中妻小的身影及許多問號,真的...非得要這樣子搞大家才爽嗎?車隊沿著峭壁緩緩的前進有時經過茂盛的竹林,有時又必須扛車穿越落石峽谷,景象是如此的險象環生,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跟大家說Bye-Bye了!
沿途不知過了幾個懸崖峭壁,全然未知的目的地裡夾雜著些許的恐慌,車子是扛了又扛、接了又接臉上的汗水從未停過,每跨出一步總覺得是那麼的吃力,雙腳已經有點不聽使喚,莫非!!這就是傳說中那種爆筋的感覺~
騎了一趟北大武環線之後,終於讓我深深體會到老象們為何沒有參加的真正原因。
公金ㄋㄟ!!!告今嘛……林北咖擱勒疼~真甲就疼~~~~~~~~~~


                          馬克褚→記錄 行程649>>           象群精選相片輯>>            

                          回主題             大象群單車俱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