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武山←→泰武  一場遲來的祭典 

                                                                                                                                                                  

                       

                                                                                                                                                 一治    2005 . 09 . 21

                                                                                                         

        最近象群們都在北大武南大武山這一帶出沒,讓身為屏東潮州人的我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觸,雖然我不是所謂的原住民,但是從小住在臨近這兩座山的山腳下--潮州,天氣晴朗的時候抬頭一望,兩座山像門神一樣聳立在眼前,山的紋理清晰可見,雨後形成的瀑布像一條條的白鏈一般,掛在兩座山的胸前,這就是我童年時代對這兩座山的印象。

 

    最早知道泰武這個地方,是在讀潮州國小的時候,班上有一個非常要好的同學,他是泰武鄉的原住民,雖然他們已經遷居潮州,每到逢年過節或是他們山上有祭典的時候,他就必須跟父母親回到山上去過節,然後他也會照例每次都會邀請我一起回去他們部落過節,當時對於原住民部落的錯誤印象,還是停留在點火把,圍成圓圈拿著盾牌唱歌跳舞的非洲土著印象,心裡雖然有點恐懼,但是心想,他是我的好朋友,就算是原住民要岀草獵人頭,也不會找我吧.心有點動了,問他交通狀況,大概要撘多久的車,爬多少山路,他也說不上來,只是一直說坐摩拖車,在漆黑的山路上繞來繞去,然後就到了,我猜中間他省略的過程一定是他睡著了,問他大約要幾天時間才能回家,他也說不準,2天或者3天,或者更多天,這樣的旅遊資訊有等於沒有,回家我照著他說的資訊報告給媽媽聽,下場大家應該可想而知…..

所以雖然住在北大武的山腳下,卻始終也沒有去過泰武村, 一直到大約6年多前,阿扁總統還在準備要選總統的時候,屏東縣政府舉辦了北大武山成年禮的活動,任職於屏東縣政府的同學招我一起參加北大武的健行活動,我才第一次上到泰武村,看到泰武村的牌子,我才連結上當年小學同學所說的泰武,原來這裡就是泰武了。

    隨著縣政府的車隊,蜿蜒在往北大武的山路上,我腦海裡浮現的畫面,卻是當年被夾在父母中間,坐著摩拖車趕夜路回到部落去參加祭典的小學同學,當年在黑暗的山路中,在還沒有開闢成公路的山徑小路上,我的同學在摩拖車上睡著的樣子,可惜的是,我爲甚麼沒有在車上。

到達泰武村之後 ,一夥人陪著阿扁健行一小段路後,當時的蘇嘉全縣長帶著參加成年禮的學生從北大武山上下來,阿扁趨向前去迎接,媒體一擁而上,熱鬧的儀式在泰武國小的操場展開,我既不屬於縣政府員工,也不是媒體記者,樂的輕鬆到處閑逛,對於這個多年前錯失機會探訪的原著民部落,有著一種終究還是來到這裡的感覺,如果當年跟著同學,在黑漆漆的山路上,和同學一起坐在摩托車上,沿著山路來到這裡 ,看到的泰武村部落不知道是甚麼樣的景象,想必是跟眼前這一大票人,超大的麥克風音響器材,岀公差來參家成年禮活動的縣府員工,還有聞訊而來的觀光客有著相當不同的氣氛。 

就在這一刻,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我竟然發現了當年那位小學同學的身影 剛開始以為是認錯人了,因為我認人的功夫奇差無比,後來仔細的看,越看越像,最後他也發現我了,倒是他一眼就認出我來了,互相寒喧了以後,才知道他國中畢業後考上師專,畢業被派回泰武教書,現在是泰武國小的老師,多年不見,他的長相變化不大,像是當年的放大版,我並沒有問他,當年他回家到底要坐多久的摩拖車,他也沒有問我為甚麼始終都沒有跟他回去部落參加祭典,倒是他跟我說,以後到泰武來,只要在管制哨報他的名子就可以不用辦入山証了。 

從此以後,只要到北大武騎車,我就會到國小去找我那位同學,雖然沒有一次找到他,理由很簡單,去騎車的日子都是假日,他可能放假回家去了,最近一次的北大武行,當大家在國小走廊喝茶泡酒的時候,我又到宿舍去找他,宿舍門鎖著,沿著教室的走廊看著每一班的課表,也沒有發現他的名子,或許他已經調到別的學校,或許如往常一樣,他休假去了。

    縣政府的那一場成年禮活動,對我來說是一場遲來了30年的祭典,在那之後,我也沒刻意與這位老同學聯絡,只是每次騎車往北大武山登山口挺進的時候站在泰武村邊回望著那一大片的山谷,看著老鷹在山谷中盤旋,會想像當年的同學經過一個晚上的跋山涉水回到他的部落中,他們的族人想必會以熱鬧的歌舞來歡迎他們這一家人,面對著北大武山,吟唱著祖先的歌,在深夜的山谷中飲酒狂歡,那些我無緣參與的祭典就在北大武山麓上熱烈的展開。

 

                                        < 回主題 >      < 大象群單車俱樂部 >